专注精品福利分享
xiaoniao8.com

《昨日的美食》:平凡的普通人美食,没有虐恋没有煽情

梁实秋先生在《雅舍谈吃》里有一篇写到萝卜汤,主人烹制出的香浓汤味让宾客都好奇究竟有什么秘诀,而实则不过是多加排骨,少放水和少放萝卜的朴素方法。没有繁琐复杂的调味,也没有什么名贵难寻的食材,不过简单的家常菜要淡而有味,也不是件易事,要选上好的食材,要小火久煨,要掌握好删繁就简的分寸。像《昨日的美食》里的生活,一对40+同志情侣,平凡的普通人,没有虐恋没有煽情,不高呼同性权益,是最寻常不过的情侣故事。少年的激情退却,面对的还是如何节省开支,怎样养老的实际问题。即便是最简单的日子,过好也不是那么轻松。

45岁的史朗是位律师,但他不是事业为上、热血拼搏的职场一族,史朗每天按时下班,他不能接受为了赚钱而占用自己的私人时间。去超市买菜精打细算,史朗一定要货比三家,挑选特价食材,为当日的晚饭做准备,他还会记好每日的花销,确保不会超支,把伙食费控制在25000日元,大概1600元人民币以下。

身为理发师的贤二比史朗小两岁,不拘小节但粗中有细,经常为史朗争风吃醋。对于自己的同志身份,两人则是迥异的态度,史朗已经向父母出柜,可贵的是,父母还是比较接受的,但此外,无论是职场还是其他公共场合,他都非常谨慎、敏感。贤二则不太避讳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对同事、顾客都能自然地说起感情的事儿。当两人因为观点不一发生小小的口角,所有的不快都能用美食化解。同《深夜食堂》一样,《昨日的美食》首先也是一部改编自漫画的美食剧。原作漫画在2007年推出,现在仍在连载中,作者吉永史同时也是一位美食家。

所以,在她的作品里,经常可以看到各种美味的料理,毫不夸张地说,她的漫画也可以当成食谱看,国内已经有不少网友亲测了实用性,效果还不错哦。《昨日的美食》结构上是日剧惯常使用的主线与单元剧的搭配,一来讲述这对同性恋人的日常,每集再配以一顿晚餐结尾。史朗制作的饭菜物美价廉,而且非常注重营养搭配。剧中的美食从选材到摆盘都不奢华,食材在居所附近的超市里都能买到,调料也都选用最普通的平民牌子。据说,剧组拍摄前,会把制作好的食材进行效果测试,最终根据画面摆盘效果,再决定是否会使用。美食总是和治愈这个词联系在一起,一来它让我们果腹。而在画面中,色彩艳丽的果蔬,本身就有一种美感。除了它们的形状、颜色这种自然的美感,在烹制过程中,形状的变化、声音都令人赏心悦目。

煮草莓时咕嘟咕嘟的声音,炒猪肉的滋滋声,还有贤二咬下烤好的吐司,酥脆的声音,史朗切菜时,熟练的动作,带有节奏感的刀法,简洁精致的摆盘,我们的眼睛、耳朵、甚至味蕾,无法不被唤醒。美食剧中最擅长使用的特写画面、声音效果,都是我们审美上的共同符号。再者,厨房里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飘出的香味,就是家的声音、家的味道。即便是国内观众不熟悉的菜品,但牵动起的感情依旧是相通的。比如《小森林》是世外桃源式的美好,零污染慢节奏的乡村生活,春去秋来,四季轮回,女主在大自然的规律下耕作,播种、除虫、施肥、收获,她的专注更令人心动。虽然生活纯净的有点欺骗性,但不妨碍它的温馨和浪漫。

而《深夜食堂》则给都市里微不足道的普通人提供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场所。鸡蛋烧、猫饭、黄油拌饭都是再简单不过的饭菜。食客在咂摸这些美味的时候,也在品尝自己的一段生活,被唤起的美好回忆,让他们继续在天明以后好好生活。如果说《小森林》是回归原始,探讨人与自然的共融;《深夜食堂》是指向社会的一面镜子,映照小人物的酸甜苦辣,那《昨日的美食》可以说是面向家庭内的悲喜纠葛。《昨日的美食》用一系列细节讲述了同性恋人遭遇到的偏见。这种偏见不是戏剧性极强的、对他们的敌视,而是在说,当每个人接受他们时,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不当」。对史朗的父母来讲,观众都欣慰于有一个开明的母亲,但要注意的是,他们即便接受儿子的同性身份,母亲在表达支持时,还是把儿子和罪犯相提并论。言外之意,还是把儿子看做一种「有过错」的人。

对史朗的邻居来讲,当他为了打折拼团与邻居太太相识后,因为一个戏剧性的假想,不得不出柜,当邻居和女儿再见到他时,称呼的方式就是「就是那个gay啊」。用以界定的他的,不是「那个邻居」「那个律师」,而是强调他的性向,毫无疑问,也是一种区别对待的偏见。再比如大叔认为任意两个同志之间,就一定能做成朋友。可以说是异性恋对同性恋最武断的主观猜测。似乎是说,只要是一个男人,同志就会喜欢。【本文为小鸟纪元整理文章,首发于小鸟纪元(www.xiaoniao8.com),更多精彩福利内容,尽在小鸟纪元】

但《昨日的美食》无意苛责父母或邻居的失当,而是努力地去提醒观众,同性恋群里所面对的现实隐忧。法学家吉野贤治提出了主流社会对待同性恋群体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把这看成一种需要治疗的病症。第二阶段,就是不再强迫改变,但需要伪装、冒充成是异性恋。第三阶段,就是自己的掩饰,虽然可以出柜了,但必须时刻低调,不能过分招摇,必须要掩饰自己。这几个阶段也可以看成是社会对所有「边缘群体」的偏见变化,史朗和贤二目前可以说处在第三阶段。

现实生活里我们随处可见「掩饰」这个阶段的观点,比如很多人对待同性恋的看法就是「同性恋可以,但不能张扬,不能宣传……」这种看似接受的态度依旧是一种把同性恋异化的观点,绝对不是真正尊重对方的平等权利。《昨日的美食》尽力摆脱他们身上的同性标签,史朗精打细算,就是为了在晚年,有足够的金钱用以养老。更意味深长的是,贤二对史朗来说并不是他的菜,但是「同居的话,找对人了」,这无疑是很多人的婚姻哲学。

史朗和贤二不是命中注定的纯情故事,而是人到中年,激情已经褪去,必须为生活做切实考量。如果选一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迷恋对象,牵扯了太多感情,又把自己看得太卑微,身心俱疲在所难免。一个能平等相处,互相珍惜的伴侣才是最佳。

史朗相当实在地告诉邻居太太,这个年纪如果再分手重新谈恋爱,太麻烦。而邻居太太马上表示理解,她也不会恢复单身,在他们这个年纪,恢复单身,成本太大。这就是当代婚姻关系的现实,在这一点上,和性取向无关。《昨日的美食》被观众喜爱,绝不是因为色香味俱佳的料理,也不是因为它的同性恋题材,而是它表现了一种所有人的现实婚恋生活,是一个戳破神话的爱情故事。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鸟纪元小鸟纪元 » 《昨日的美食》:平凡的普通人美食,没有虐恋没有煽情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站首页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