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精品福利分享
xiaoniao8.com

有趣怪异的配角专业户冯远征

在《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播完好长一段时间里,冯远征都是我家人口中「那个打人的人」 ,比如「看呀,那个打人的人和他老婆上综艺节目。」或者「《天下无贼》里也有那个打人的人」。都说「陌生人」是中国电视剧里第一次正面表现家庭暴力,这么多年过去,显然后来者寥寥,只要没有下一个荧屏家暴男,冯远征可能永远都是很多人心里那个打人的人了。通常靠一个角色留在观众心里的都是已经淡出银幕的演员,很少有像冯远征这样时有精彩新角色却仍旧无法覆盖经典印象的。这不能不说有点可惜,因为我总觉得冯远征最好的时候还没有到,在中国资深男演员里,他是虽然实力有目共睹,但潜能又没有完全得到释放的特例。

冯远征当然演过不少主角,但目前看来他演的配角更能体现他的水准。他目前为止得过的影视表演奖也都是最佳配角,可能不是偶然。(先因电影《美丽上海》里的上海小男人角色得到金鸡奖,近年又因电视剧《老农民》里成功塑造了一个知识分子农民形象获得白玉兰奖)character actor这个词似乎没有比较好的中译,指的是有趣怪异的配角,他们有时会给主角搭戏,但又不是捧哏这么功能明确,他们几乎具有抢主角锋头的魅力,比如库布里克电影里的英国喜剧大师彼得·塞勒斯,谁都不会忘记《奇爱博士》和《洛丽塔》里的(很多个)他。

近年来冯远征常常在高满堂编剧的电视剧里出现,和主演陈宝国「配」成一对欢喜冤家。陈宝国如此评价冯远征:「给我拖戏、搭戏、递戏,而且还能把自己的戏给架住。」从观众角度来翻译一下,也就是说,主角和冯远征这个配角在一起的戏格外精彩,而无论剧本如何,冯远征塑造的人物都自成一体,他能通过表演让你看清这个人是有来处有去处的,有他参与的制作总是非常稳,直接把整体水准拉到及格线以上,哪怕是平淡的过场戏,他也能掰开了揉碎了,找出可以戏剧化的元素。很多人可能都记得电影《非诚勿扰》一开头的「相亲」场面,冯远征饰演的艾茉莉不知道是不是中国商业片里唯一大方承认自己的同志的角色。冯远征总共只有四五分钟的戏,却把喜怒哀乐都演绎了一遍。【本文为小鸟纪元整理文章,首发于小鸟纪元(www.xiaoniao8.com),更多精彩福利内容,尽在小鸟纪元】

更难的是,这场戏几乎就是坐着聊天,只能倚重台词和表情,几乎没有肢体部分的表演空间。后来冯远征揭露过这场戏的幕后故事,当他的艾茉莉见到葛优扮演的秦奋,两个老同事先握了握手,冯远征在正式开拍的时候故意握住了葛优的手不放,葛优真实的尴尬表情留在了最终剪辑里,这和给自己乱加戏不一样,这个动作设计极有效率地外化了人物的心理,喜剧效果也提早起效。同样,冯远征在《天下无贼》客串的娘炮劫匪(「都严肃点,我们打劫呢」)和群像大片《建党伟业》中演绎的陈独秀都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还是电视剧给了冯远征更大的发挥空间。他和陈宝国基本都是一文一武的设定,冯远征都是仅次于陈宝国的第二主演,《老农民》里牛大胆和马仁礼、《钢铁年代》里尚铁龙和杨寿山、《老中医》翁泉海和赵闵堂,无论行当怎么在工农医之间转换,这些剧集最精彩的地方都是两人拌嘴闹别扭,用损来损去表达感情,精彩之处让人想到贝托鲁奇的电影《1900》里德尼罗和德帕迪约扮演的的地主儿子和佃户儿子,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老中医》里精明了一世的赵闵堂决定慷慨就义时那段临别赠言,说这辈子还没跟翁泉海处够。

这是冯远征继《美丽上海》(最近去世的彭小莲导演)之后又一次挑战上海男人,虽说台词方面还是不脱刻板印象,到底比巩汉林有了点进步。国产影视中不乏「爷们儿」型的大男主。可能因为形象秀气,出道以来冯远征演遍了「爷们儿」的反面,从白面书生到有着阴郁秘密的男子,在《陌生人》之前就已经被这样定位。九十年代在改编自郁达夫小说,谢铁骊导演的电影《金秋桂花迟》里,冯远征饰演从日本留学归来的「海待」于文朴,这可能是他书生时期的代表作了,我想不到谁更有资格扮演郁达夫笔下在革命和安稳之间苦闷不堪的男主人公,他比《围城》里的方鸿渐多了一份活泼,同时也带着点东洋气息的绝望,片中男主人公除了对父母之命娶回来的老婆冷脸相对,对其他掌握自己命运的新女性都平等相待,以兄妹相称,完全是民国张无忌的感觉。

是《陌生人》让九十年代还人畜无害的冯远征成了所谓变态专业户,往好了说,他也因此有机会演绎很少有人演过的人物形象。电影《敏感事件》里他演禁锢偶像的疯狂粉丝李宝宝,可惜电影本身和《危情十日》差远了,不然冯远征也有机会拿奖。电视剧《百花深处》里他是迷恋上戏子的琴师,戏子死后,伤心欲绝的他变成严酷的戏班班主,只认舞台是现实,很有点程蝶衣的味道。说起来男演员也和女演员一样容易为形象所限,冯远征塑造的很多人物都有一个共同特点,知识分子,《美丽上海》里是一家人中混得最好的律师,就算演工农,也是建国后半路出家,连《陌生人》里的安嘉和也是业务水平过硬尊敬的医生。

冯远征不是没尝试过突破,他主演的电视剧《最后的王爷》就和他为人熟知「斯文败类」很不一样。演一个晚清末代从戎的王爷,从辛亥演到建国,可惜播出的时候,京味电视剧正经历《大宅门》之后的疲软,这部剧里冯远征的表演方式非常舞台化,开阔大气。其实要看冯远征把演员的十八般武艺都挥洒自如地展示出来,还得进剧场。几年前《界面》刊登过一篇冯远征的采访回忆,讲述了他八十年代末在德国学表演的独特经历。文章结尾说到冯远征决定中断留学回到北京人艺,如今他已是人艺的演员队长,负责为话剧舞台带出一代新人。

他演遍了所有人艺镇山之作,从《北京人》里的曾文清,到《茶馆》里的松二爷,近年可能在影视方面更为珍惜羽毛,在话剧舞台反倒更为活跃,从司马迁演到溥仪,都是有别所谓都市轻喜剧的严肃大戏。近年人艺重排吴祖光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剧作《风雪夜归人》,冯远征出演私贩鸦片起家的法院院长苏弘基,因为小妾跟戏子暗通款曲,将戏子驱逐出境。又是一出民国戏,又是一个心口不一的奸角,当然由冯远征演来,苏院长一定不会是扁平的反面角色。晚年假惺惺慈悲礼佛的他甚至还有点可爱。冯远征的场次不算多,但他在台上的每一分钟都有本事让你目不转睛,每一句台词每一个动作好像都是从无数种可能性里筛选出来最有戏的。和他对戏,其他年轻演员都好像更有底气了似的。

老实说话剧演员别着麦克风演戏已经见怪不怪,懂得气息运用,把声音传到最后一排观众的演员越来越少,就算是百老汇也一样,只不过情况好一些。冯远征的声音表现力在话剧演员当中也属上乘,看过他的剧场作品,才会对他的气息控制有更全面的了解。不知道他有没有出有声书的计划。如今的冯远征要演技有演技,要生活经验有生活经验,年龄形象也都越来越不能限制他,可谓是演员生涯中最好的时候。就差恰好的角色让他再登高峰了,就像排队登顶的人,我们作为观众,只能抱持基督山伯爵的两大信念:希望和等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鸟纪元小鸟纪元 » 有趣怪异的配角专业户冯远征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站首页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