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精品福利分享
xiaoniao8.com

一部趣味和深意十足的电影作品《天气之子》当代的浪漫主义

早先听闻《天气之子》国内首映,身在德国的我是没什么兴趣的。我担心新海诚先生再次制作一个《你的名字》那样的商业大片——那样的话可就太浪费我用于观影的时间了。所幸我看到了知乎上对本作两极分化的评价。评价能够两极分化——且不论本作是好是坏,至少它一定是足够有趣并且值得一看的作品。抱着这样的心态,我仔细地观赏了本作并对片段进行了反复地分析。现在我将通过本文对分析结果与我的观点作一阐述,同时也对知乎上各类流行的评论进行一些简略的批判。

在这里我必须明确地指出一个流行观点的问题,这一观点认为“《天气之子》的主题是‘不顾一切地追求爱情’,这一主题通过帆高和阳菜的故事得以体现”。如此说法并非完全错误,爱情确实是本作的剧情明线,也是本作主题的一部分。但倘若将爱情与本作的主题直接画上等号,就会产生许多滑稽可笑的错误。让我们看看现在的评论吧,大量的评论集中于对“爱情和东京存亡哪个更重要”这一命题的讨论上;并以讨论的结果——实际上只是各位答者价值判断的结果,作为准绳审核全剧的意图,进而推出本作三观是否正确的结论。这样一种价值判断的互相冲击并不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看见作者真实的意图——这就好比,人们绕着一个漂亮的宫殿转圈,并且对宫殿的外表进行了各式各样的分析和讨论——然而这样的讨论,无论如何完美和令人信服,也是绝无可能帮助这群人找到进入宫殿的大门的。那么现在,让我们试图找一找宫殿的大门,找一找本作的意图是什么。这里给出我的判断:本作的意图是“唤起现代社会中人对感情的重视”,这一意图通过作品的隐线“主角团体和外部环境的冲突”得以展示。需要指出的是,隐线是不易察觉的。它并不像关于爱情的明线那样,有着一个在时间轴上连贯的剧情;相反,它以分散在全剧中的场景(或者说小情节)的形式存在。尽管有些知乎的评论对相关的场景进行了部分的阐述,但可惜的是它们仅仅将这些场景碎片作为剧情的失败的佐证来使用,而没有对其进行连贯地、统一地分析。在接下来的部分里,我将阐述这一隐线的组成和表现,以及它和作品最终意图的关系,也会指出作者在剧情上的失误。为了便于分析,我们将从三个方面来展示隐线在剧中的体现:异乡人与东京环境的冲突、“少年”与“成年”的冲突以及虚幻与现实的冲突。
新海诚先生对于“离家出走的高中生”这样一个角色的选择是巧妙的。这一选定,在剧情尚未开始之时,就已经蕴含了上述冲突因子中的前二者。这是因为,(在人们的常识中)高中生尚未接触到复杂的社会,尽管思想上可能显得幼稚,行为上也可能显得冲动(比如本作的两次拔枪),但却有着炽烈而纯真的情感。很明显地,这种纯真的情感与大城市生活所带来的冷漠感是不可兼容的,这也就造成了“异乡人与东京的冲突”。这一冲突的标志性的展示就是少年男主的一席话“东京还真是可怕啊”——帆高无法理解东京为何是这样的冷漠。
再观察一个绝佳的例子:开幕7分13秒左右时,帆高和café的老板开玩笑地说“雨突然就变大了呢”,老板的回应是“没人教过你吗,打扫地板是很麻烦的”。这一幕真是精彩万分——我恳请我的读者们,不要先入为主地给出老板真冷漠之类的判断。请把自己放在那个小本经营的老板角度考虑一下,如此是不是要为自己增加了负担而感到不满?再举个更简单的例子,倘若你在赶大作业deadline而且险些就要完不成的时候,舍友打翻了水杯,水洒了一地并且流到了你的椅子下面。你的心情是怎样的呢?是安慰舍友说没关系呢,还是略略有些不快?这正是这一冲突感在现实生活中的塑造来源,其真实性会对本作的意图有巨大的贡献,具体我们将在之后论述。
在开始本段的论述前,先允许我介绍“少年”和“成年”的定义。它们在此处的定义并非指年岁上的长幼;而是指代了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尽管这样的定义可能略微有些脸谱化和极端化。“少年”代表着对生活的热情,渴求挑战与冒险,其中蕴含着无穷的生命力(参考插入曲《风たちの声》的歌词),“成年”则代表着缺乏热情与因循守旧,即只想维持现状而没有追求目标的一种状态(即新海诚所述的“无趣的大人”)。
带着这样的定义我们重新审视本剧,我们就可以非常容易地理解与环境有些对不上的另一对角色——圭介大叔和他的侄女夏美。实际上,这样的不和谐感正是“少年”与“成年”的冲突的体现。从角色塑造上看,这两位“活宝”是保有着“少年热情”的成年人。圭介能在码头给男主留下名片并表示愿意收留他,能在得不到抚养权的情况下仍然对女儿和亡妻念念不忘,夏美对圭介为争取自己的抚养权而驱赶男主的行为进行愤怒的斥责——倘若他们都是新海诚先生所不喜的“成年人”,那是断然不可能做出如上的行为的。上述这些还只是在人物塑造上所体现的,间接的冲突感;接下来我们将分析直接展示这一冲突的片段。第一个直接展示出的冲突位于41分50秒左右,夏美在求职的时候大声地喊出“贵公司是我的第一志愿”,伴随着的是周围人的惊恐面容。大声的喊叫,可以说是一种热情,也可以说是数次惨败后的孤注一掷的渴望,但无论如何理解,这都是一种感情的直接流露,是对周围所谓“身经百战的老司机求职者”——甚至说是这样一种毫无热情的氛围的反抗。第二个展示的冲突位于91分42秒左右,圭介大叔大战警察。这个名场面需要和85分31秒左右大叔流泪的片段连起来理解。老探长的一席话“有着这样的追求也让我挺羡慕的”让圭介流了眼泪,这时候圭介大叔是很痛苦的。他为了争得女儿的抚养权,把帆高遣走了,“少年的热情”在这里向成人世界的规则做了让步。当警察抓住帆高的时候,圭介大叔心中的天平发生了倾斜——这样的让步太多了,他对帆高的同情,混合着对自身争取抚养权所受的规则限制的不满一并爆发了出来,如此有了这样一个名场面。有许多批评认为圭介的反应非常不真实——基于上述的分析,我们不难发现这种批评是多么的荒谬。

从男女主角的视角上看,这一冲突的体现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主要体现在与成人世界规则的冲突上。当然这样的设计是有风险的,也就存有了剧情的漏洞,并可能削弱主题的陈述能力(见“剧情的失误”一节)。这里举一个笔者非常喜欢的,男主在轻轨上疯跑的片段作为例子。在87分48秒的时候男主跑过天桥上的轻轨,人群议论纷纷。请注意此处人群的反应,这是十分值得玩味的。人群并没有觉得“天哪好危险”,而是觉得“好搞笑哦”“这男生会被抓下来吧”。这和鲁迅在《藤野先生》中所述的“看热闹的中国人”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暗合了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关于末等人的论述。换言之,这些围观者是绝不担忧男主的死活的。他们或者担心电车延误了自己的事情,或者纯粹地觉得“好笑”——因为违反规则(或常识)而好笑,却丝毫不知这一规则的背后是要保护人的安全。在这样一个小片段里,展现出了这个冲突最极端的部分,也是本剧最辉煌、最刺耳、最令人不忍直视的讽刺。

虚幻与现实的冲突是显而易见的,虚构的“晴女”故事与真实的东京生活交织在一起。新海诚的“壁纸电影”在刻画真实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知乎上有大量评论罗列了电影的截图和实际取景地的照片对比,故此处不再赘述。

现在我们已经罗列并略微分析了隐线的冲突在剧情中的体现。现在我们来看一看,它是怎样推出本作的最终意图的。这里我要指出,隐线的第三个组分为前两个组分构成的冲突打上了更加讽刺的印迹,其给“具有热情和生命力的主角组”戴上了一层虚幻的面纱,同时也使得“无趣的成年人社会”变得更加沉重而发人深省。当我们结合了这三个组分时,我们便可以看到隐线的真实面目——略微有些理想化的主角的感情真实的,生活中可见人群的冷漠的冲突。

这一设计是成功的,其使得观众能够同时以两种相反的态度代入冲突的两个对立面——既可以通过享有类似的经历而对成年人的世界予以代入,也可以通过对感情的直接共鸣从而代入主角组的世界(如果观众还记得如何进行感情的直接共鸣)。东京生活的场景绘制得越真实,关键人物之间的感情描绘得越炽烈,观众在两者中体会到的冲突就越剧烈,如此指向的最终问题也就愈发明确——我们所生活的现代社会,就应该是毫无热情,而一切都为效率服务的吗?新海诚先生在剧作中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并非要全盘否定社会的规范。他否定的是这种社会生活下随之而来的冷漠,是呼吁人们寻回炽热的感情,是一种对当下社会评价体系仅仅强调效率和规范(某种程度上说,规范也是为了提高效率而准备的)的纠偏。这就是本作的最终意图了,其十分类似于浪漫主义在欧洲的兴起——歌颂和重视人的感受与感情,是对新古典主义强调形式与理性的反叛和修正。这也是笔者在标题处称之为“当代的浪漫主义”的原因。
诚然本作在意图上的设置是成功的,但在剧情上的失误也是不得不指出的。如前所述,我们已经阐明了本作的关键冲突“热烈的感情和现代都市生活下的冷漠”。新海诚先生在这里犯了一个错误,它用社会的规范来代表了都市生活下的冷漠。这一失误可以算是“离家出走的高中生”这样一个选择的附带品。在帆高投宿圭介大叔之前,我们看到了帆高求职的种种惨剧(或者说闹剧)。类似的场景还有雪夜男女主寻找旅馆却被屡屡拒绝的场景,以及争议最大的,男主拔枪和反抗警察抓捕的场景。离家出走的高中生与社会规范的冲突几乎是必然,但这样的社会规范并不能很好地代表都市生活的冷漠——相反它是为保护这些未成年人而存在的。此种剧情非常容易引发观众的意识形态反击,并且错误地让观众将热烈的感情和社会规范对立起来进行讨论,从而削弱了意图传达的能力。也许新海诚先生试图致敬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但他忽略了一点——那是美国社会思潮涌动,年轻人对社会规范充满不满的时代。在那样的情况下,社会的规范与年轻人所持有的感情,确实是对立的。
这里笔者选用了三个作品来进行对比,分别是新海诚早期作品《秒速五厘米》、《言叶之庭》和京都动画出版的《紫罗兰永恒花园》。从意图上看,本作相较于《秒速五厘米》和《言叶之庭》有了更大的格局,从“描绘个体感情的特征”放大至“唤醒现代社会中人对于感情的重视”。在意图上和《紫罗兰永恒花园》(人如何寻回感情)有着巨大的相似之处。在演出效果上,对商业电影做出了一定让步使得本作并没有《秒速五厘米》和《言叶之庭》那样来得震撼。新海诚先生试图创造一个观众喜闻乐见的故事以符合商业电影的要求,在各类演出技法上也具有更多的商业电影特征——尽管有着情节的起伏,但是可以感到整体的节奏是被仔细调整的,所有的起伏都在一定的范围内进行。让我们看一看《秒速五厘米》的演出效果,在樱花抄的19分41秒处,贵树在经历了漫长的、死寂一般的停车后见到了明理,背景的音乐呈现出音树-钢琴-大提琴-竖琴的放大结构(带有配器的交换与更替)。这样的放大与对比是剧烈而可怕的——之前长达9分钟的,毫无背景音乐的电车旅途是极慢的节奏,在这一瞬间节奏突然加快,烈火般燃烧的情感奔涌而出。类似的还有《紫罗兰永恒花园》第7话中薇尔莉特给老作家表演踏水而行的场景——先前15分钟的铺垫就是为了最后这一瞬。在《天气之子》中,我们很难看到这样从极慢到极快的,这样一种充斥着剧烈张力的演出效果。甚至在配乐的配器上,也是单调而缺乏交织和层次的。
请允许我用音乐做一个不大恰当的比喻。同样是写爱情,许嵩的《灰色头像》就属于“一定范围内的起伏”,尽管可以听到主歌和副歌的感情上的区别,但它们在响度和音色的变化上是不显著的;瓦格纳的著名咏叹调《爱之死》,则实现了从独唱到整个管弦乐团大齐奏的剧烈变化,从而产生了摇撼人心的效果——最终挣走了笔者大把的眼泪和280欧的票钱。

老实说配乐我是不满意的,尤其是过多的插入歌,总感觉像插入广告一样令人不快,打断了剧情的连贯性。其余插曲上,RADWIMPS在本作的表现实在是难以令我满意——配乐与剧情的衔接不够完美,例如在花火大会的时候与救下阳菜后天气放晴的时候,这两处小高潮的配乐在力度的前后对比上都显得比较疲软,缺乏一种直刺人心的震撼感(见“和其它作品的对比”一节)。换言之,炒气氛没炒好。另一个问题则是配乐的旋律有些落入俗套——部分配乐我的第一反应是OPPO手机的广告。当然最滑稽的还是阳菜给帆高送汉堡那一段的配乐,我差点以为这是麦当劳广告插入了,当时心里想着“还真是商业大片啊”。论配乐的话,《秒五》与《言叶之庭》的配乐都远比本作更为优秀。

总结地看,《天气之子》是一部趣味和深意十足的电影作品。笔者也衷心地祝愿各位观众都能在这个极速奔跑的社会中保有一份炽热的感情。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鸟纪元小鸟纪元 » 一部趣味和深意十足的电影作品《天气之子》当代的浪漫主义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站首页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