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精品福利分享
xiaoniao8.com

《切腹》:不需要熟悉的故事也可以讲述道德挑战和人性悲剧的故事

武士电影如同西部片一样,不需要熟悉的类型故事。武士电影可以拓展地讲述有关道德挑战和人性悲剧的故事。《切腹》是这类电影中最出色的作品之一。该片说的是一位年迈无主的武士,让一位家大业大的掌舵人陷入了难以解决的两难境地。所有武士的一举一动都要遵从武士道规则,而这位武士仔细利用了这套规则,引诱这位极具权势的掌权者落入圈套,让他在自己的家仆面前,因为完全赤裸直白的逻辑而受羞辱。

电影的背景设置在1630年。失业的武士被称为浪人,他们无主地游荡着。日本时值和平年代,这也导致了他们的失业。他们的灵魂、思想以及剑刃,都许给了家主,而现在却流离失所,无法养家糊口。这就如同今天的企业一样,忠心耿耿的员工长期为公司效力,最后遭遇「裁员」。忠诚只会来源于底层。有一位名为津云半四郎的浪人,衣衫褴褛地出现在井伊家的大宅门口,要求会见家老斋藤勘解由(三国连太郎饰演)。他被诸侯广岛福岛家遣散后,找不到工作。他请求在井伊家庭前自戕。

这样的仪式叫做切腹,或者是「seppuku」(该片的日文片名),要求使用短刀切开腹部。在刀切进去之后,还要从左向右划开,然后被指定的大师剑客站在一旁等候,以极为狠烈的一刀砍下对方的头颅。津云半四郎因为成为无业浪人而羞愧难当,渴望自裁。斋藤给他讲了一个故事,希望他打消念头。这一带有很多像他这样的浪人,有些绝望的浪人留得性命后,会在他们请求会见的家族那里得到一份工作。这些人并不是真的想要切腹。然而,斋藤说道,很多家族都知道了这个计谋。他说了千千岩求女(石浜朗饰演)的故事,另一个被福岛家遣散的武士。

不久之前,他就来到了井伊家庭前,做出了同样的请求。斋藤同意了——但条件是他必须立刻执行仪式。千千岩求女以武士名义保证会切腹,但要先离开去拜访一小段时日。斋藤看出这是缓兵之计,要求对方即刻就地切腹。这并不容易,因为对方已经典当了自己的短刀,而以廉价的竹制品替代。为了尊严,他用这把钝刀切腹,在被斩首之前经受了巨大的痛苦折磨。

你也看出来了,斋藤是想告诉津云半四郎,你最好是真心诚意的。「我保证我是真心的,」津云半四郎说道,「但我请求先讲一个故事」——斋藤和井伊家家仆都会听到这个故事,他们庄严地坐在庭院四周。《切腹》上映于1962年,是小林正树(1916-1996)的作品,他最出名的电影是《怪谈》(1965),这是一个鬼故事集合,也是我看过的最美的电影之一。

他还拍过长达九个小时的史诗电影《人间的条件》(1959-1961),批判了武士道规则,后者渗透了日本人的生活,同时也塑造了引发二战的精神状态。在《切腹》中可以清晰看到小林正树常常重复的主题,即狂热极端地遵从荣誉规则,甚至看轻生命,让自己处于人道主义价值都是被禁止的处境。【本文为小鸟纪元整理文章,首发于小鸟纪元(www.xiaoniao8.com),更多精彩福利内容,尽在小鸟纪元】

武士阶层最终形成了日本军国主义阶层,该阶层的人被灌输了要崇拜上级的思想,于是有了神风特攻队赴死,以及绝望的士兵死于烈火屠杀中,这些都不被视为军事行动,而是对光荣死亡的追求。日本现代作家三岛由纪夫因忠诚于这种规则而闻名,他将其消退看作日本之耻,他曾带领着自己小型的私人军队,不明智地发起暴动,想要重振帝国光荣,后来在1970年切腹了。美国作家兼导演保罗·施拉德在《三岛由纪夫传》(1985)中讲述了这个人的故事。

《切腹》一定程度上和《罗生门》相似,有着开放空间。《罗生门》中,同一个故事有四个版本,一名男子来到大门前,开始讲述其中一个版本,黑泽明拍的这部电影只有一个正确版本的故事,但其意思却完全取决于观众所选择的视角。谁是对的呢?斋藤,坚决不让他人利用井伊家的善心,或者是津云半四郎,坚持斋藤及其家仆听完整个故事,听完千千岩求女可悲地死于竹刀的故事。

我要是揭露津云半四郎所说的故事细节就不合适了。我能说的是,这个故事真的令人心碎。他解释说千千岩求女不是假借推迟来逃避死亡。他的人格实际上让斋藤和其他专制官僚显得卑微。有时候,行正确之事会比遵从传统需要更大的勇气。遵从武士道规则,会让遵从者不必考虑他们自己的道德上的结论。《切腹》这部电影反映了情境伦理,你越了解一个人,你就越能理解其动机。

故事的讲述方式有一种仪式感。津云半四郎三次行使特权选择为其斩首的剑客。家老三次派信使去请剑客。信使三次独自回来,说被选之人重病无法到场。津云半四郎显然对井伊家家仆了如指掌,并不觉得惊讶。他最终解释了这些「病人」的缺席,在庭院里戏剧化地展现了这些人内心是多么地软弱。这也成为所有武士电影中最戏剧化的片段之一。

重要的是导演小林正树自己的人生是如何反映津云半四郎的理念的。小林正树一生都是和平主义者,但他践行自己信念的方式不是拒绝参军服役,而是拒绝晋升官位,因此有机会和其他新兵相处。这部黑白电影构图、摄影优雅,反映了其包含的价值观。摄影机常拍斋藤的主观镜头,机位设在庭院台阶上,看向下面的请愿者津云半四郎。然后又拍津云半四郎的主观反打镜头,看向上面的掌权之人。

角度倾斜的镜头带到了旁观者,在家老和无权无势的浪人讲话的时候,他们被动地坐着,听着。然后,在用剑的动作场面,手持镜头暗示了传统模式被打破了。只有铁石心肠的人才会对津云半四郎的故事无动于衷,而这些人生来、长来就是铁石心肠之人。电影开篇第一个画面便会让观众产生疑问。我们看到井伊家的家族象征,里面贮藏着传统,供奉着先辈——一套空盔甲。最后,这个象征受到侮辱,并且被曝光了只是一个空心人。当我们听到斋藤无情冷漠的推想论证的时候,很容易想到最近的政治辩论,左翼、右翼死板僵硬的经济理论成为无视世人受苦受难的充分理由。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鸟纪元小鸟纪元 » 《切腹》:不需要熟悉的故事也可以讲述道德挑战和人性悲剧的故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站首页联系我们